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0|回复: 0

[巴]采访 - Felix Berg在Shimshal山谷的首攀及其他,第I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5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译:Mintina

image002.jpg
Felix Berg和队友身处海拔6,105米,他们完成的第二座未登峰
照片提供:Felix berg

       就在看起来今年似乎没有外国探险队伍会到访巴基斯坦时,SummitClimb公司的欧洲负责人和向导Felix Berg带领一支小型队伍出现在Gilgit山区,去往Shimashal山谷不为人知的山峰。两周后,在完美的天气条件下,登山者们完成了两次首攀。称之为偶然,但是在他们的修路之旅后不久,部分其他攀爬者很快在同一区域出现。

       回到德国后,Berg谈论了自己采用Eric Shipton的风格,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山峰进行探索的经历,以及疫情大爆发对于本地群体,登山者和向导公司的影响,并预测了2021的状况,并表达了自己对于风险的理解。

       事实上,巴基斯坦是B计划,因为你最初的目标是Khna Tengri峰。发生了什么?

       其实,巴基斯坦是C计划。起初,我们有两支团队期待去往Khan Tengri峰,但是最终,该区域唯一的本地公司决定这个登山季不会搭建大本营。随后,我们提出自给自足,尝试山峰,徒步进入,采用阿尔卑斯风格进行攀登。除去部分具有实力强进的阿尔卑斯登山背景且追寻探险的客户之外,所有人都否定了这个提议。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吉尔吉斯斯坦依然对外国人关闭,而巴基斯坦却决定开放边境。所以,这是C计划。一切成为可能是因为客户们保持着灵活性。

image003.jpg
Berg的SummitClimb队伍

       你或许是该国出现得首批外国游客之一,在国家开放数日后到达。新型冠状病毒,COVID感染情况和旅行业业态如何?

       我对于事情如此顺利感到颇为意外,尤其是相较于我近日在欧洲的经历。我刚刚到访了比利牛斯山脉和沙慕尼地区,并必须面对大量人群,交通拥堵,一些无视社交距离的人们,等。

       随后,我乘坐飞机去往巴基斯坦。机场空旷,一切有条不紊:各处都有体温监测,我们留下了我们的地址,标注我们即将去往的地点,并在到达时获得了签证。随后,我乘坐国内航班,比我在欧洲所看到的安全考量标准更高,其中包括身着防护服的空中服务人员!

       在Gilgit山区,我发现了其他旅行者,由于国家队外国人关闭,部分本地旅行者在这里享受山峰的景致。

       你们在出发之前是否接受了(核酸)检测?

       当然。进入巴基斯坦本身,我们无需明确的测试结果,但是在去往北部区域时,的确需要这项证明。我们还在返家期间,到达德国时进行了检测。

       一旦团队达到Gilgit山区,你们如何选择自己计划攀登的山峰?

       计划过程中,我建议Shimashal山谷,因为很久以来,我一直希望到访巴基斯坦境内不算太过“标准的”区域,而非仅是Baltoro山区,八千米级别山峰地区或是南迦帕尔巴特峰。由于这里有着数量众多的未登山峰,Shimshal山谷似乎颇为理想。我也知道,这里有很多容易到达的海拔略低的山峰。因为我们安排了短暂的三周旅行,所以,这颇为适合。而且对于特定的山峰,我首先联系了Mirza Ali,他出生在该地区,他给我们发送了一些照片,并提出了些许想法。总之,一旦到达Shimashal村,我们讨论了不同的选择,最终,我们去往全新区域,仅是四处环顾。

image004.jpg
选择的山峰之一

       听起来像是一次旧日时光的探险活动。

       是的,这是一次令人惊叹的ing里。这绝对与典型的向导带领探险之旅截然不同,出发,攀爬一座全新山峰

       的确如此!对于成员是否对去往并非毫不确定且未知区域存在疑问?

       意外的是,一切顺利。显然,我们是具有探险性的登山者,不仅专注于顶峰,而且也准备好进行探索。攀登期间,我们采用轻装,阿尔卑斯攀爬风格,在必要时进行保护,但是队员在大多数时间不连接绳索行进。事实上,我们的确在第三次攀登时遇到了事故,但是一人滑动,滚落60米距离,幸运的是,仅是轻微受伤。在返回Gilgit山区时,由于严重降雨,情况颇为危急。所以,沿途充满探险。

       攀登过程中,天气状况似乎不错,尽管8月末,在巴基斯坦,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这是否仅是运气,又或是,这会激励未来的探险旅行?

       这颇为奇怪,因为8月被视作是巴基斯坦降雨最为频繁的月份。但是基于我此前所有探险活动的经验,每一年的状况似乎都有些差异。有时,6月初,天气相当出色,有时是在8月。的确很难预测,所以我们认为,为何不进行一试?

       此次是我们在巴基斯坦境内遇到过的最棒的天气状况。去往山峰的过程中,我们没有经历一次降雨。攀爬期间,一日清晨,我们遇到了一些变化,但是其他时间的确很好。

       但是8月末离开时,预报显示天气不错,但是结果却相当糟糕。两日徒步,还有从Shimshal山谷去往Gilgit山区的长途旅行极具探险性,倾盆暴雨之中,岩石掉落在我们的车辆上,驾驶员极速驾驶,好像这样他们便能够在情况变得更糟之前逃离这里。不时,我们离开车辆,并在依然活跃的泥石流区域的徒步前行,因为降雨一直持续。随后,在喀喇昆仑高速公路,我们被迫走路行进叔公里,由于泥石流,三次改变线路。

       幸运的是,最终结果不错。你是否期待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首攀两座未登山峰

       没有,因为,我们去往巴基斯坦时,脑中仅想着一座山峰,但是在我们与Mirza Ali的交谈过程中舍弃了这个选项。我们最终去往山谷另外一侧,那里有更多的未登山峰。第一座相对容易,第二座则呈现出挑战,因为山肩比从下端看起来的距离更长,而且更为陡峭。

       尤其是,结束的绳距颇为有趣:不会太具技术性,但是由于混合区域和顶部有松动雪面覆盖的复杂花岗岩面,而难以进行保护。这里颇为暴露,但是去往顶峰却极为令人满足。看到整支队伍取得成功确实很棒:Gabriel Stroe,Patrik Münkel,此外还有Markus Hohle,他经历了在山壁的滚落。Arshad Karim,一名本地登山者,也提供了很大帮助,并享受其中。他根据自己过去在乔戈里峰/K2峰的攀登经历描述这类攀爬的难度。

       Mirza Ali在本地机构的帮助下,与我们一同攀登了首座山峰。与我们一同协作的本地人非常高兴能够获得工作机会。在Shimshal山谷,他们依赖旅游业。尽管Shimshal山谷不如Baltoro山区热门,通常的年份,Shimshal垭口有约20支至30支徒步队伍通过。但是,今年夏季,我们是首支,也是唯一一支雇用本地背夫的队伍。巴基斯坦生活在山峰周围的群体受到了重创。他们不像尼泊尔一样,得到了大量外界支持,因为那里有多间非盈利机构组织运营。


信息来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度统计|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 蜀ICP备19026969号  

GMT+8, 2020-9-26 22:05 , Processed in 0.16328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模板 X3.2 Templated by discuz 模板

© 2001-2013 源码坊.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