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8|回复: 0

[美国]Tis-sa-ack | Ascent杂志文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1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译:Mintina

       Royal Robbins无需介绍。作为一位充满远见的攀登镇,他首攀了Half Dome峰西北壁线路,并成为第二位登顶El Cap峰的人。他撰写的两本书,Basic Rockcraft和Advanced Rockcraft,毫不夸张,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攀岩者。

       “Tis- sa-ack”,最初刊载在1970年的Ascent的杂志中(线路于1969年完成),以Robbins,一些朋友,和他最终的同伴,Don Peterson在进行Half Dome峰“陡峭”山壁期间逗趣的交谈形式进行记录。总之,不要被愚弄 - Robbins撰写了全文,想像一下他的同伴们对于他的看法。

       这是一篇不容错过的文章,充满对于承担六个小时保护责任的咒骂评论,对于没有携带适宜装备的埋怨,因为心烦意乱而被动攻击性的观点。从这篇文章中,你可以一窥Robbins对于他人的看法,还有他如何看待他人对于自己的评价。基于这些原因,及更对其他因素,“Tis-sa-ack”的故事如同攀登本身一样经典。

tis-sa-ack-opener-938x563.jpg
1969年,Chuck Pratt,Royal Robbins和Dennis Hennek在尝试开辟Tis-sa-ack线路(难度VI 5.9 A4)期间,身处Yosemite山区Half Dome峰Zebra线路顶端(图片底部中间的白点)。Robbins与Don Peterson一同返回,完成了这条路线
照片提供:Glen Denny

      Hennek:这主要是Robbins的想法。很多人都有这个计划。长久以来。我曾想过,当我把自己的眼镜借给他,我认为,他在努力观察。这对于他比任何其他人更具意义。他已经在山壁开辟了两条线路,无法忍受看到其他人开辟这条路线。他希望拥有Half Dome峰。

       Robbins:下午,Marshall - 我称他为Marshall,因为Roper开始这样称呼他,Roper喜欢用中间名字称呼人们。正如他叫我,Roy,因为他痛恨我名字中自命不凡的意味。但是我对此无能为力。总之,他喜欢把他叫做Pratt Marshall,所以,我也尝试了一段时间。Marshall领攀一处不错的绳距,来到有着黑丝苔藓的白色岩面巨大的倾斜对角线部分:Zebra线路。这些黑色的斑点,传说告诉我们,源自我用其名字为路线命名的印第安少女的眼泪。

       Pratt:我在绳距顶部拉动绳索进行保护,这不算太糟,除去初始区域的30英尺,没有任何装备,随后,你开始借住部分糟糕的螺母进行辅助攀爬。Royal喜欢下一处绳距,因为这里松动,让他有借口可以在那些状况糟糕的螺母四周游荡,感觉这些的确能够有所助益,对此我略感怀疑。不过我,的确如此,宁可保守一些。接下来,我们链接绳索回到一处很大,我们称之为Dormitory的平台宿营。

       Hennek:在Zebra路线,我们的表现尚可,但是我们没有足够大的岩锥,即使,我们携带了两组硬件装备。我们需要约10个两英寸,一打一英寸半的岩锥。我们携带两组硬件装备的原因就是,一个人会一直攀登,而另外一人则不断进行清理。我领攀去往Zebra线路顶部,Pratt出现,并开始在顶端凸起岩面领攀,而Robbins正在清理最后一处绳距。

       Robbins:从Hennke的悬垂保护地点开始,裂缝宽度延伸至英寸。所以,Marshall使用了一个四英寸的岩锥,我们携带的最大尺寸的装备,最为结束。这样的长驱直入显得颇为奇怪。随后,他遇到了数处不错的环扣,并使用两个位于一处糟糕片岩背后的螺母。岩锥可能会脱落,他不喜欢如此。Marshall痛恨螺母。他谈论其如何晃动,随后,再次固定,但是极为罕见。我认为他希望装备掉落,这样他就可以说,Robbins,我告诉过你。但是,装备坚持到他安置了一处螺栓时,不过,情况并不理想,因为他期望在螺母脱离片岩之前,离开这里。

       Hennek:我们无法看到Chuck在凸起岩面上端放置螺栓,不过,从对面拍摄照片Glen Denny捕捉一些到我们悬垂在这里的精彩影像,Pratt则正在离开。日暮时分,我使用上升器,帮助Royal回到下部,我开始清理绳距。

       Robbins:当我从这里起身,我看到了Marshall正在用力拉动嵌入不可能的裂缝区域的三个螺母。这里没有任何可以支撑的区域。当我拍摄我们三人在这些岩锥上悬垂时,我即刻关掉了钻头。人们并不知道,Marshall是疯狂的反对放置螺栓的攀岩者 - 在Shiprock岩壁,情况的确如此,但是,主要是Roper - 人们也不知道他是一位狂热的拥护者,但是没有人会橡Marshall Pratt那样在这里放慢速度。我遇到了一处很棒的坚固螺栓,我们在这里留宿。

tis-sa-ack-1.jpg
Robbins身处Zebra线路,一条难度持续的宽度裂缝,测试着上世纪六十年代装备的极限,这便是岩锥
照片提供:Glen Denny

       Hennek:Royal说到安定下来,但是他并未如此快速地安顿。他在四周徘徊,在黑暗中咒骂,随后,我听到撕扯的生硬。他把太多的重量压在吊床一段,应该非常了解这样的设计,随后,便是尖叫,叫喊,脏话,一切都是Steve Roper发出的生硬。我觉得这颇为有趣。而且一直在持续。黑夜中的声音风暴。我对于他竟然能够完全失控感到震惊,因为,他一直以来似乎都是一座冰山。

        Robbins:第二日,我有着独特的经历:连续安置了16个螺栓。这里仅是空白,没有任何方法离开。但是,这是一条值得安置螺栓的路线,之后,我开始感受到几乎有悖常理的快里,或者至少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我一路安置了全部装备,这些是相当出色,坚固且可以信赖的螺栓,而且我安置的间隔很长,所以,我认为这或许是世界上大量螺栓组成,最能展现手工技艺的梯子。而且,我依然非常高兴,借住裂缝的一处环扣,从上端50英尺的一处平台返回。当Marshall来到这里,他感到如痴如醉。他非常欣赏这处岩壁。他是经典的痴迷者,通常会在顶端发出响彻云霄的喊声,如同奥赛罗中的描述。“为何,为何,为何,”他喊到,“为何我不能重新来到高处?”“Chris,现在,我是一名充满信心且自尊自爱的军士。我为何不第一时间开始攀登?混蛋,我可以成为一名一生,有着一张很大的桌子及一位秘书。一位秘书!”他重复到,眼中闪烁着光芒,脸上透过一丝不怀好意的表情。“但是,不,不,我无法这样做。我必须从大学退学。因为我...我...”他的音调逐渐升高。“我,如同Christian Bonington一样,选择攀登。”我感到震撼。我们度过了美妙的时光。没有人焦虑不安。没有自我意识的旅行。但是,我们身处螺栓下部,接近睡眠。我们在明日必须继续去往下端。此时是下午晚些时候,而且...

       Hennek:我将统领这里,把我们所所有人从Royal对于落日热情洋溢的描述中戒酒出来。在平台度过一晚 - 相对漫长的10月的夜晚 - 我们采用双绳方式下撤,安置螺栓,并从一处悬垂区域回到另外一处悬垂地点。这会是一条出色的线路,我们在底部留下了很多硬件,以便在下一次尝试时节省体能。

       Pratt:但是,当下一次攀爬到来,6月,顶峰的积雪依然覆盖在山壁表面。此前的冬季降雪严重。所以,我们推迟至秋季,我去往Tetons山系,Robbins去往阿拉斯加山区,尝试自己的阿尔卑斯登山目标,而Dennis则在Tuolumne草甸进行趣味攀登,并依然旧伤,是的他在多年间无法奔跑。10月,我从Robbins那里收到一张明信片,上面写到,他计划用时数日时间去往Dome山,但是,当他并未出现,这使我愤怒不已,数日后,他依然没有现身,我说到,滚吧,并计划与Tom Bauman一同去往El Cap峰。Christ,当Robbins并未出现,人们期待他会去往Half Dome峰,独自一人。随后,当他最终在数日后来到这里,他的情绪的确让我感到兴奋。他颇为紧张且冰冷。他说到,他迫不及待等到我和Tom完成各自的攀爬;他太过重视Dome山,所以我决定不去那里。

       Robbins:当Chuck说到,他不会参与,我几乎是如释重负。至少此刻他不会让我感到我在美国登山圈留下了糟糕的一笔。当Pratt连接着绳索,我对于携带一台照相机感到有些愧疚。着久如同要求Navajo印第安族人摆出姿势牌照,我永远不会这样做。Marshall痛恨相机,如同他讨厌我的双关语和5.10级别的疯狂线路一样。他不希望任何事情影响他感受自己的攀爬。他建议我询问Don Peterson。Peterson一直期待去往the Dihedral Wall线路,而且对于任何只要具有难度的事情充满热情。尽管他从未研究过岩壁,但是说服他无需太久。

       Peterson:我们一致同意清晨开始攀登。Robbins像是一位被某种念头支配的人。他在Half Dome峰变得完全疯狂。他不久之后要进行一场演讲,他必须压缩时间。晚间,这里降下暴雨,清晨,情况看起来相当糟糕,但是Robbins认为,我们或许能够向上攀爬,因为可能不会出现风暴。我并不喜欢如此,但是我没有表示任何异议,我们开始行进,期待任何一刻都会雷声大作。

       Robbins:我们的物资简直要命。我们停在角度很大的凸起部分,开始四周眺望。“不知道你会遇到的情况,不是吗?”我开玩笑地询问到。“好吧,”Don回答说,“不会比我曾完成得攀爬难度更高。”我感到全身僵硬。这为接下来八日的攀登设定了基调。

       Peterson:我不喜欢的是他一直保持着优越感。他这样行事,因为他是Royal Robbins,他是领袖。我对此并不接受。Christ,我在山谷完成了和他攀登的相同难度的线路,而且我更为快速地通过Dihedral路线。我们到达山壁底部时,他要求我去汲水。我并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Robbins:攀登过程中,Don询问,北美的岩壁是否有任何区域比第三处绳距难度更高。我告诉他没有 - 可能难度相同,但是不会更高。好吧,他接着说到,我们在剩余区域不会遇到任何问题。我和Mead Hargis到达第三处绳距,这里不算太糟。哦,的确如此,我说到,现在这里或许略为容易,因为,Hennek及Lauria必须安置一处螺栓。哦,不,他表示,我们进行移除。我们直接向上。

       数个小时后,我们已经身处Dormitory平台。这是与Don一起进行的奇怪攀登。如同很多年轻的攀岩者,他极为缺乏耐心。他适应极快的速度,而且仅是持续行进。速度就是一切。这不是攀爬运动中最为优雅的部分,但是,很多人却对此乐此不疲。而且,我并不希望因为Don在连接绳索方面的耐心不足而感受到压力,如同持续刺激的电流。此外,我也并未期待代沟,但是这真实存在。八日时间里,我们陷入沉闷的矛盾之中,每个人都太过骄傲,而无法理解他人的弱点。

       Peterson:第二日,我们到达Zebra路线顶部。Royal拉动绳索进行保护,而我领攀去往顶端的绳距。这里出现了一条宽度裂缝。Robbins告诉我,Pratt把四英寸的岩锥放入五英寸的裂缝。我用力推动片刻,希望知道,这一次,他为何没有购买大型装备。我无法取得成功,所以我取出三根岩锥,并列排放,填满裂缝,但是天啊,这令人毛骨悚然。不过,我依然认为这是颇为睿智的系统。

       Robbins:在Don安置了这个奇怪的系统后,他来到Marshall在那些微小的螺母度过狂野时间的片石区域。“我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螺母,”Don说到,并切断了我或对于他需要磨练技巧的批评之词。在他把自己身体的重量放在第二处岩锥时,装备脱落,他拉动另外一根,掉落15英尺。他不远如此,这一次,他首先连接两处螺母。但是他依然无法驾驭更高的一处螺母,因为片岩太过松动,他把螺母放回远处,到达这里。随着装备承受住他的体重,他开始拉动绳索,他在够触Pratt的螺栓时,装备脱落,他也来到下部,拉住螺母,而这一次,他掉落20英尺。我巨霸他或许会感到惧怕,但是他却即刻回到绳索尚不,到达顶部的螺母,拖动大段绳索,拉住螺栓。带着战斗的意志,我认为。我回顾了Don如同足球运动员一般的表现,他必须以面对那些绳距的方式来通过整条线路。

       Peterson:Robbins对于自己的螺栓横梯颇为骄傲,并在领攀过程中不断吹嘘。我把进行保护的绳索交给他,去往此前的高点,Robbins把这里称之为Twilight平台。清晨他,爱需要很长时间领攀数处岩石岩口。他结束时,我已经感到焦躁不安。Chris,一切是否必须如此?

       Robbins:我们之上有一处隐秘的五英寸裂缝。Don去往上端,进行查看,并询问你是否愿意进行尝试?一试显然无碍,我回答到,当时起身,我却无法在没有一处螺栓的情况下行进,我们没有任何剩余的螺栓。在一个小时内,我借住装备缓慢通过,四英寸的装备通过一英尺的角度支撑。这极不稳固,而且如果被拉出岩面,我将掉落在Don的腿部。我竭尽全力,张炸通过,最终,爬到Sunset凭条。当Don来到这里,我对于他说到,他并不认为他能够取得成功,感到颇为欣赏。或许此刻,我们之间的紧张情绪有所缓解。他或许期待我说到,“你当然可以,”但是,我无法摒弃自己获胜的信念。

       Peterson:这是一处不错的平台。我们到达岩壁约一般高度。这是我的领攀,但是Royal更具安置螺栓的经验,所以,他承担了这个任务,把一架螺栓梯子横着架在空白区域。清晨,我通过横梯,攀登了一块很多的松动片石,并在这里放置了一个螺栓,并连接了保护绳索。当Robbins出现,三或是四个螺母已经脱落。

       Robbins: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放置另外一个螺栓,在Don所处的保护点那些密布的五英寸裂缝之上,这里对于我们的螺母来说过大,但是放入装备却又显得过小。在略微凸起的裂缝部分,我全力以赴,不断挣扎,急切行进。四个月后,我的身上依然留有伤痕。片岩区域顶部如同一处没有涂抹灰浆的巨大石墙,但是我通过这里,安置了数个螺栓,随后,又通过了一处狭窄的吹瓶片岩区域。我在这里放置了七个螺母,其中四个在我完成之前便已经脱落。两处状况不错的螺栓作为保护,悬垂宿营。我的脑中仅有接下来800英尺距离的攀爬,我对此感到高兴且快乐。Don希望可以尝试裂缝部分,因为我曾说过,这里或许是我在大型岩壁完成过的难度最高的自由攀登,不过我告诉他,我们没有时间,天啊,毫无虚言。我如释重负,我惧怕他会轻松到达,并返回,告诉人们,我说到这里难度很高,但是他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天啊,这会发生在下一次攀爬期间。让绳距在一年时间里保有自己的声名。

       Peterson:就在此刻前后,我并不感觉愉快。Robbins几乎用整日时间,领攀了一处绳距。我并不认为,以这样的速度,我们能够取得成功。我知道他必须安置大量螺栓,但是等待他结束让我不胜其烦。我感到我可以更快地攀登。我们使用了太多螺栓,但是我们上段依然有大量空白区域。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装备?但是Robbins仅是说到,“我们一直都能折返,或是他们可以拉动我们下撤。”我并不认为我们可能结束攀爬。我人生之中从未如此缓慢地攀登。

      Robbins:我痛恨钻孔,放置那些螺栓。我们有着极长的钻头,这是我们最后一刻所有的一切,我们也有着很长的钻头托,这样我可以把钻头向后玩去,没有这些,钻狂是个相当糟糕的工作。我一路攀爬,从底部开始一直嘟哝和咒骂,最终爆发,“这却是太糟了。”从这里,我感到我和两位对手进行对抗,岩壁及Peterson。我逐渐了解,每次发现极其席位的错误,都要听到抱怨,例如,没有使用适宜的螺母(“天啊,一切正是我所需要的”),或是忘记拉动绳索。我开始感到无助。并非因为Don的话语,而且他说话的方式。这是与他人一同进行攀爬的全新经历,而他总是完全随意地表达自己的情绪。我感到震惊,而且对Peterson持续浮出表面的黑暗气泡感觉恐怖。这或许比友善地回答,大声喊出“混蛋,Peterson,”更为健康,每次,我都会感觉到被蔑视,不论是现实又或是想像。我并不缺少这样的感觉。我对Don的称谓比他所说的这些糟糕的多,无论直接表达或是隐喻。不过,我是闭着嘴说出这些词语。

       Peterson:第五日清晨,我又使用了另外三个螺栓,因为这里有另外一处无英寸的凸起裂缝。我最终找到节奏,自由行进100英尺,在一半区域,完全身处巨大的片岩之中。接下来,我们通过三处垂直绳距,随后部分螺栓引领我们去往一处状况不错的平台,这里的陡坡通向顶峰下部巨大的空白区域。当晚,我们的饮水结冰。清晨,我领攀的陡坡,到达一处极为微小的平台。空白的岩壁约从上端30英尺区域开始。看起来堪称巨大。

henneck-873x605.jpg
Dennis Hennek,因自己与Doug Robinson和Gale Rowell进行了Half Dome峰首次没有借住螺栓的攀登,而在1974年的登上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封面
照片提供:Glen Denny

       Robbins:随着艰难通过空白地点,我努力思考我们如何分配剩余的30个螺栓。我们可以安置一些,这样装备绝对无法稳固,让我们可以拉动,并重复使用。此刻,我们进行了过多的横跨,以从岩壁下撤。这些长钻头简直知名,我有三个Rawl钻头和一个托,我使用这些开始钻孔。岩石相当脆弱,不过很快我了解到损坏的Rawl也能使用,而且如果没有完全钻开,我依然可以用垂直再次敲击。我留下了三个Star短钻头,用于结束部分。当日,进展有限。这是缓慢的攀登。我在关闭之前,使用一个钻头七次。Don在晚间躲入自己的洞穴,而我则使用吊床宿营。天气,一直都充满危险,却坚持下来。第二日则是个魔咒。有时,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放置一个螺栓。无论何时,我没有在专控,我都会用头抵住岩石,显然急迫和自我怜悯的情绪。抓握绳索总是能够感受到电流,显而易见,Peterson一定变得疯狂。可怜的Peterson,但是我也很可怜。除去努力工作,这里存在身处大型岩壁,完全空白岩面中间区域的心理痴迷。我仅是希望起身。除去我们所做的事情,这里绝对无事可做。当Don来到这里为我进行保护,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在那里坐了24个小时!”这是充满能量的青年人。Don在我钻孔时,承受久坐的痛苦。当日下午,Don安置了数个螺栓,比我预想得更为迅速,但是毫无热情。第二日,我开始占领螺栓,不可避免地去往通向顶峰提取部分对角线区域区域下部几乎无法看到底部岩角。岩石的边缘是我们的磁石,如同磁铁一般吸引着我们。

       Peterson:Robbins希望在六日时间里通过岩面,但是此刻是第八日。我们的确期待能够返回,并认为我们或许能够做到。随着Robbins使用短钻头,而且,并不把螺栓放置在较远的距离,安置螺栓的过程比预想得更快。他能够安置一处状况不错的装备,随后是两处糟糕的装备,继而是两处不错的装备,随后返回,取下两处糟糕的装备,并重新在上端放置。他共进行了约20次。Robbins在尝试一处绳距时,鲜少会说些什么。他如同一只在建巢的河狸,缓慢但是条理清晰。不是,我感到自己将爆炸,坐在一处地点,无所事事。我喜爱攀登。这不是攀爬,这是不加控制的痛击。但是我系上Robbins的自控能力。他有着如同IBM计算机一般,许多情绪都无法展现。

Img023-850x563.jpg
Robbins和Don Peterson在完成Tis-sa-ack线路后到达Half Dome峰顶端。在他们身处山壁期间,二人叫着彼此的名字,变得泄气,并试图相互攻击。在到达山峰顶端时,他们几乎已经不再说话
照片提供:Glen Denny(照片版权L:the Royal Robbins Collection)

       Robbins:随着太阳照射在身上,我们来到我们磁石的所在地点。Don迫切地希望领攀,从最后一处螺栓开始。这也是轻松的部分。双脚抬高至双手之上,他在可能想像的腐蚀最为严重的片岩上垂直攀登一处刀刃般的区域。看起来根本无法坚持。我发誓,我不会忍让Peterson哪怕一英寸,但是我屈服了。我告诉他,这是一次很棒的领攀。这里太过显眼,而无法不这样去做。此刻,我们身处结束凸起区域的一处平台。上端,午后微风中温柔的挑战,有着荒诞的结束部分,狭长,几乎完全依靠双手和双脚,有着预言者脸上卷曲的胡子和晃动的岩石。这是艺术家,Glen Denny。他和自己周围的岩石,在逐渐天色暗淡,我开始拼尽全力去往顶峰前已经笼罩着金光闪闪的色调。无法看到远端,但是使用两处装备便能开始是糟糕的魔咒。我尽可能快速地行进,但是不足以逃离Peterson更快的速度。顶峰层峦叠嶂,不断堆砌,越来越高,如同第九层浪。对于一些人来首,到达与区域相隔的裂缝几乎毫无可能。一方面,螺母连接绳索,外加脚勾可以避免使用螺栓。一切在我接近顶端时发生。裂缝状况变得糟糕,拉动绳索如同举起一大杯水,我已经没有了螺母。我仅是取出一根岩锥,顶替我安置的脱落的那一个。来到下一处螺栓的所在位置,我避开辅助方式,在黑暗中到达一处倾斜光滑地点,意识到我的确期待如此,并想像这掉落,拉动螺母,悬垂在Don所在位置上部。当时开始通过裂缝时,Glen Denny安静地注视,我意识到这极具戏剧性,发现我自己通过Glen的双眼,观察者一切,完全主观,而且如此冷静,在黑暗的裂缝之间感知自己的手指,拿走可以敲碎我手指的锤子,我抱怨黑暗让我同伴的内心感到恐惧,并要求他通过自己的锚点,这样我可以使用这些,但是他表示拒绝,我告诉Glen,这是向上攀登的唯一方式。

       “Tis-sa-ack”最初发表于1970年,2017年刊登在Ascent杂志上。


信息来源:Royal Robbin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度统计|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 蜀ICP备19026969号  

GMT+8, 2020-8-16 02:48 , Processed in 0.22206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模板 X3.2 Templated by discuz 模板

© 2001-2013 源码坊.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