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5|回复: 0

[美国]纪念Hayden Kenned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08: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译:Mintina

       攀登世界看着他成长。
   
Kyle-Dempster-Inge-Perkins-Hayden-Kennedy-912x563.jpg
从左:Kyle Dempster,Inge Perkins,Hayden Kennedy,Tetons Grand Traverse山区横跨攀登,2016年夏季
照片版权:Nik Berry

       每一位认识Michael和Julie Kennedy的人都会因为这条消息而感到悲痛。登山圈的人们赞许Michael的公平和正直,Julie的热情,饱满的精神和坦率。

       我们对27岁的Hayden太过了解,他的正直,我特意使用两次的一个词语,他由内而外的谦逊,和他毫无掩饰的热情。

       户外运动圈,他倍受尊重的父亲,长时间的Climbing杂志编辑,他的母亲,5Point电影活动节的创立者,看着他成长,从一个婴儿长成一个受到人们喜爱的青年人。那些居住和生活在这一家周围的人们比他人更为便捷地享受如此延续的乐趣。我记得看到Julie在办公室用于邮寄的称上为尚是孩童,不同蠕动的Hayden称重;他学习如何爬动(起初,他仅能很快地向后爬行,最终在撞到衣柜时大哭);他蹒跚学步,他如何跌倒变成爬行,因为他知道这样自己(向着一个目标)可以移动得更快。他是一个甜蜜可爱得孩子,有着金色得卷发,水晶一般蓝灰色的眼睛。

       当他七岁时,他们去往泰国旅行,他攀登了一条.10c难度线路,为了去看一堆蛇?少年时,他经常在自己父亲车库的墙面攀爬,家中的访客逐渐注意到他变得格外强壮,可以悬垂着进行交谈,通过最为陡峭的区域,最终,你意识到他已经在那里停留了15或是20分钟。

       他对我和Mike的两个可爱的儿子一直非常有善,虽然他们要比他小得多。“好吧,Olenick家[邻居/朋友]的男孩们总是对他很好,”Julie在我进行感激的评论后说到。不过,这是他内心的良善,源自于最为真诚的关心和爱护。作为一名成年人,Hayden在每次见到我们是都会询问孩子们的情况。

       我想着Hayden穿着自己紫色的滑雪服,凌晨2或是3时身处陡坡;在此之前,还是一位Julie滑雪时趴在她背部的孩子。Julie是一位出色的滑雪者,并不经常摔倒,不过她的确经历过一次,在返回期间,在把他放下之前,他说到,“唔哦!唔哦!”

       周六,就在他去世之前一日,我与他家庭的一位老友谈及Hayden。在他离世之前,说到我之后还会一样讲述的内容:他对事情深思熟虑而且有着与众不同的直觉,事实上,我所用的词是“真正”。他忠实于自己的判断。他在Michael,一位顶尖的阿尔卑斯登山者和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喜马拉雅山区攀登者的引领下长大;Michael在尝试首攀阿拉斯加山区Hunter峰Wall of Shadows线路时在完美的天气情况下转身返回,基于自己的直觉。

       作为一名年轻人,Hayden自然而然地成长为一位极为出色的攀登者,首先是在岩壁,随后是在山峰之间,但依然相当谦逊。他很有礼貌,五年前的一日,当他及Jason在攀登North Twin峰北壁后,一本杂志要求他为其拍摄封面时,他抱歉地表示阳光过强。在随即的采访中,已经到达5.14传统和运动攀爬水平,却因为要求多种和混合技能而偏向于阿尔卑斯式登山的Hayden表示:“阿尔卑斯登山世界的媒体变得相当奇怪。这对于去往山峰是一种全新的推动。我之时感到当你尝试做出这些决定时的确相当危险。你或许坐在大本营,思考着,‘我不希望去到那里。’或许,我是错的,但是随着这些摄像机和其他的压力,你或许感到必须向上攀登的压迫感,而忽视自己内心所想。”

       “当我的父亲进行阿尔卑斯攀爬时,那些人会隔绝一切消息,没有人会听说他们的任何进展。他们可以在返回后,通过幻灯片讲述他们的故事,并用文字进行记录,一本书,或是杂志文章。”

       这是现今的社交媒体爆炸之前。Hayden时年21岁。

       近些年,他更为远离创建一个媒体人员的设定,他希望打磨自己的写作技巧,但是仅是在Evening Sends博客发表了一篇关于攀登和其危险的真诚且广泛分享的反思内容。近日,Hayden进行了大量发现,这也拓宽了他的人生。他遇见了Inge Perkins,他梦想的伴侣,她自己也是一位登山运动员,与他的水平不相上下,在早餐之前于山峰之间滑雪,并完成过5.14级别线路。她,也相当谨慎,谦逊而且低调。绝不炫耀。或许人们会情不自禁地向,他们是完美的一对。

       Hayden刚刚移居Bozeman地区,期待在那里和她开始自己的生活。他从肩部伤病和手术中恢复,过去一个夏季,他在自己父母的居所中修养。他正在研读课程,希望获得EMT认证资质,并成为头脑清醒和充满热情的登山者。

       8月,我看到他在这里,自己的家乡,科罗拉多州Carbondale地区Sopris区域徒步,当时我和两位朋友正从一场迫在眉睫的风暴中下撤。我们所有人即刻听到雷声,闪电和持续的雨滴,他转身返回,赶上我们。随着道路通向一处很小的瀑布,雨滴弹起,溅落在脚踝,我们三人,尽管穿着雨衣,感到刺骨的寒冷,并对此感到泄气。Hayden,仅穿着短裤和一间外套,平静地说到,“我感觉更冷。”

       我感觉更冷。丝毫没有骄傲,而是相当平和,有趣。轻描淡写。这太像Hayden的风格。

       我从来,从来没有想过写下这样一篇文章。尽管Hayden是一位世界顶尖的阿尔卑斯登山者,但是我从未真正想过这一天会到来,因为Kennedy一家失去他们生命之光的想法令人太过悲痛,我拒绝接受。我对于他的父母,比任何人都给予更多关爱的二人,仅有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内心的安定;而我唯一的期望就是他们把自己所拥有的优雅继续传给传扬下去。


信息来源:Alison Osiu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更多
Advertisement

站点信息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度统计|喜马拉雅登山论坛 ( 京ICP备12053060号  

GMT+8, 2017-10-21 03:32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模板 X3.2 Templated by discuz 模板

© 2001-2013 源码坊.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